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赵乡人

花好月圆人长久

 
 
 

日志

 
 
关于我

京西七年,法科硕士。爱家人朋友青山绿水老树纤草,爱古中国诗词音乐家俱园林建筑瘦金体青花瓷红楼梦知堂老人。喜读书爱作文。本博文字未经许可不得用做纸媒使用。联系方式 :mhm042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学三楼的倒掉(赵宁原创)  

2015-07-14 14:19:52|  分类: 同窗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三楼的倒掉(赵宁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听说,人大东门的学三楼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掉的学三楼掩映于校园,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人大夕照”,海淀十景之一。真景我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事实上学三楼即将被倒掉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很久,校园里便徒增了许多神经兮兮的中年男女,带着朝觐者的虔诚脚步踉跄地奔到楼前列队思绪万千地摆出各路怪异莫名的颇式拍照留念,稍后便分享在朋友圈并配以煽情的文字来描述对永失乐园的无边痛楚和青春从此无处安置的无尽惆怅。有些升级体验者则跨越警示线深入危楼内部,一般是一块斑驳的门板衬着一张沧桑的脸,门板上的数字是脸主人当年的囚室号码,那间身后的斗室在一千多天的青春时光里,收容过他图样的灵魂和图森破的行囊。



学三楼的倒掉(赵宁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这其实是一座照章设计的违章建筑,几千号人共用一个出入口,没有疏散通道也没有逃生火梯,满楼道的易燃杂物,蜘蛛网般的私拉电线,床下暗藏了大量的煤油炉、电热器、电热炉等形形色色煮食烹饪工具,周末还常有瓦斯罐置于楼道中,火焰在弥漫着酒精的空气中跳动,像青春的篝火照亮了张张狂野而年轻的面孔。 

    人说青春是一次奇异的探索,你对你的风险际遇毫不知情。我至今毫不知情的是这座大楼有没有过消防预案,至少四年间我们没有被组织进行过应急疏散演练。倒是有过一次惊心动魄的逃生经历,不过不是从楼里向楼外逃而是从远处向楼里逃。那支挂在楼顶的高音大喇叭中曾发出将此楼化作起义之最后堡垒的倡议,后来形势的发展让我们迅速改变了念想并投票决定将其改造成巨大无朋的麻将馆。

    理想之外我们还是有生存智慧的,After All

    其实就探索的过程体验而言,知情太多并没有太大的意思,人生的精彩也许就在于在此一刻为前一刻如何得以全身而退而惊异和感恩。

    慢慢地我们就都相信了自己也许还真是被眷顾的天之骄子,After All。

    说到感恩,其实学三楼的可点赞之处也是有的。劈头盖脸的好处就是白住四年不要钱,那时的梦还不叫中国梦,无论鸡的屁还是鸭的屁都很丢人地排不上号,教育事业也还远没有随国力一起强大腾飞,我们只能被动接受免费的高等教育,部分同学还能拿到补贴,毕业也不愁工作令我们动力全无三十年后才知道啥是创业板。
    再有的好处就是那时没有互联网这个大魔头,也就没有魔兽世界、社交媒体和色情网站等各路小妖怪。书尚印在纸上,阅读名著还属时尚,西方思想被广泛地摆在地摊上,无须运用高科技翻墙。这座大楼便有幸成了那个时代的宏大藏经阁,尽管全部信息量不及拇指大的硬盘,但它听过琅琅书声浸润过淡淡书香。
    最妙的好处是男女同楼。男生是基础的一到四,女生住上层的五和六。我住在临界的四层,常有被鲜花插在头上的幸福眩晕。不便之处是推开舍门常有男生矗立仰头向楼梯上痴痴张望,亦不知他是热恋中在等待女友下来约会,亦不知他是失恋后在寻找变心之人理论。也可能昨天是前者,今天是后者。
    众多凭吊文章中比较触动我的是一位同学的感慨,他说他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唱了一首齐秦的《狂流》,感动得鼻子发酸,一阵阵起鸡皮疙瘩。他说那种音效和那份投入他闯荡江湖苦寻这么多年后终于又找到了。


学三楼的倒掉(赵宁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我仍记得他的歌声,时而清亮中转有忧伤的回旋,时而高亢中撕出沙哑的沧桑。有时他在楼道里唱,大家都在宿舍床上扯着嗓子合唱,这种环绕和声效果怕是天价音响器材也无法模拟的。
    


学三楼的倒掉(赵宁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这里或那里,风把时间带走。这座大楼即将成为废墟,多年前它也曾光鲜地建成于废墟之上,而不久的将来在这片废墟上也会有新的大楼光鲜地建成。生命里的人与事,似曾相识。


学三楼的倒掉(赵宁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日子依着序列层层迭迭地推进绵延,这一代人的青春与另一代人的青春其实没什么不同,难说太好,也不会太坏。
    季节说来只是岁月的标识。

    走过季节,我仍记得你黄金歌手的嗓音,仍记得我们曾与你一起忘我地嘶吼《狂流》。
    那燃烧的激情,怕是即使记忆也无法模拟的。

    “没有人能挽回时间的狂流
    没有人能了解聚散之间的定义
    太多遗憾   太多伤感
    流在心中
    像一道狂流”

    毕竟我们春去秋来的日子
    在那里划过鲜活的轨迹

    毕竟我们萍踪浪迹的梦想
    在那里做过纵情的居留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
                       于美国费城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