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赵乡人

花好月圆人长久

 
 
 

日志

 
 
关于我

京西七年,法科硕士。爱家人朋友青山绿水老树纤草,爱古中国诗词音乐家俱园林建筑瘦金体青花瓷红楼梦知堂老人。喜读书爱作文。本博文字未经许可不得用做纸媒使用。联系方式 :mhm042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复旦一年(SHU的原创)  

2013-07-11 19:13:59|  分类: 养儿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人小语:SHU完成了他的大一学年。我依例要他写篇东西总结一番。儿子爽快答应,一挥而就。我和先生读了,感受儿子的成长并为这成长欣慰。我自认是个悲观的人,但确是生了一个乐观主义的儿子。

复旦一年(SHU的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转眼之间,一年时光匆匆流过,我的大一就这样结束了。9月份开学,我将是一名大二的学生了,我该被新入学的大一学弟学妹们称作“学兄”了。时间真是不等人,必须好好把握时时珍惜才是啊。

    记得大一寒假,同样是在北京,我写过复旦大一第一学期总结。现如今,半年时间已过,我感觉自己对大学的理解又多了一分,至少从心理上来说,比那时成熟了一些,看待人和事更加豁达---我总是愿意以乐观的方式看待我周边的人和事,这是我的选择,因为它能让我开心一些。毕竟每个人的人生只有一次,开心一些总是好的。而当我面对学校乃至社会黑暗面的一些消息时,我总是告诉自己,它们毕竟是少数,总有一天它们会消失的。这也是我的选择,我就是这样的乐观,有些盲目也罢。世间之事,面对着熙熙攘攘的各色人等,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满意。但现在至少它在正常运转着,就说明大部分人对此还是可以接受的,各种微小的改变将帮助它变得越来越好,这便是我的想法。换句话说,也许这不是最完美的大学教育体系,也许这也不是最出色的社会制度,但是从目前来看,这是当下最合理最公平的体系与制度之一,我为此满意。

    六月初,又是一年高考时。看到媒体将关注的焦点转向高考生时,我仿佛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己,坐在高考的考场上答卷。如今一年流逝,因为经历过,所以感触如此之多。今年的题目如此的简单,清华北大的录取线都上了690分,而我的最大感受是我是多么的幸运。假使我晚出生两个月,这么容易的考题将让我的优势无法充分发挥,那时我能考上什么学校还是一个未知数。我能做的只有感恩,然后继续书写自己的未来。

    从小到大,我似乎总是无法得到自己最希望得到的:初中和高中最希望去人大附中,然而实际去的是人大附中分校和北师大二附中;大学向往的北京大学没有去成,最后来到复旦大学。我们总是抱怨自己得不到自己最希望得到的,却忽略了自己拥有的已经足够美好。当我来到大学,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交流时,我发现生在北京是多么的幸运---不用像他们在如此大的压力下高考,不用为了高考起早贪黑学习我能够在学校一天上一节体育课,在学习之余发展我的业余爱好,我难道不应该满足吗?而即使是在北京,当一位北京同学告诉我他初中的班主任多么不看好他,而且体罚、辱骂学生时,我无言以对。因为在我的经历中,老师都是如此的善良友好,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还会有这样老师的存在。我们长时间生活在足够好的环境中,时间是如此之长以至于我们认为这是理所应当,而与此同时我们却还抱怨我们得到的不是最好的,这不是莫大的讽刺吗?所以,对于我的教育经历,我最大感触就是要感恩。感恩于我上的是这么优秀的学校,正是在这些优秀学校的经历养成了我的性格,形成了我的价值观;感恩于我参加的那一届高考,题目的难易程度能够让我将我的优势充分发挥,最终考取我的第一志愿学校。对于这些学校,我想说,尽管它们不是我最希望去的学校,但是它们同样优秀,我在这里度过美好的学生阶段,这是我的荣幸,对此我毫不遗憾。

    关于学习,大一的第一学期成绩不够理想,这也是我那时的最大遗憾。之后,我总结了失利的原因。在大一的第二学期,我的成绩有了明显提升,现在达到了我所在大类同学的前30%,算是完成了第一阶段的目标。当然我还会继续努力前进的,向着我新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前进。对于一个研究生想出国的学生来说,GPA是硬指标。经过一年在复旦的学习,我也对GPA有了更深的了解。影响GPA的因素太多太多,老师的给分因素、期末复习的方法还有复习重点、学长们的经验等等。我现在越来越感觉,一门课程的成绩绝对不能够体现学生对它的掌握程度。因为最后的考核方式是考试,考试所蕴含的技巧太多太多,又有多少学子抱着功利的心态学习,“只要不是期末考试范围我就不看”,为了考试,为了一个好的课程成绩而学习。此外,老师的主观因素也在其中。学长们说,要想取得好成绩,一定要让老师记住你。所以在课堂上过度表现的学生,你们真的是对这门课程感兴趣吗?当然我不否认其中有是因为真对此热爱的同学,但是我想一个人要是真的热爱一门课,就不会对这门课的成绩如此看重了吧。只是看重成绩的同学,说到底都是假热爱。还有同学告诉过我他的一个同学和学长谈恋爱,通识课程报的都是学长之前上过的课程,依靠学长的经验还有珍贵的复习资料,他在这些课程上都拿到了A。我听到后唏嘘不已。我不知道这些课程有多少是那位同学感兴趣的,但是这样选择课程肯定违背了复旦开设通识教育课程的初衷。这也是众多复旦学子面临的一个选择:感兴趣的还是给分好的?这才是大学的真面目。当然在如今的大学体系下不看重成绩到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太多的事情牵扯到绩点:出国、转专业、分流、奖学金、交换项目等等,它们如此看重绩点以至于压得学生喘不过气。

  对于我,这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我开始过度关心我的绩点,当老师一提起给分方式我的大脑就紧张,我发现自己的功利心愈发浓重。当我发现这对我的绩点提升没有太多帮助时,我的热情会大幅下减,我在逐渐变成我开学时最不想变成的那一类人。如果让我对学习做一个总结,我只能说要看重成绩,但是也不能过分看重成绩。成绩不是水平的真正体现,要在稳定成绩的同时做些其它有意义的事情(诸如读书),真正提升你的能力,开阔你的视野。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要寻找你感兴趣的领域,找到你的理想。

    接下来,我就想说一说理想。

    理想,说到底就是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这牵扯到大学时报专业(虽然那时我还没有什么感兴趣的方面),以及现在我的分流(现在依然没有发现),还有未来的研究方向以及找工作等等。无数人通过他们血和泪的经历告诉我们,在自己感兴趣的方向上学习,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是最幸福的。这是因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一个人在一个方面感兴趣,那么他会投入惊人的精力来学习,打鸡血程度堪比找到了一个男/女朋友,因此他也更容易在这方面取得成就。而更重要的是,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他都会满足地对待,并在自己垂老暮年时,对着前往病榻看望自己的孩子说一句:我不后悔,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并为之奋斗过。这便是理想的力量。

  对于寻找理想,我想可以找导师还有学长,咨询一下专业的研究内容还有方向,看看自己感不感兴趣。与此同时,我还想增加一点,就是不要问得过细,以至于达到患得患失的地步。因为每个人的经历都是特殊的,看待问题的方式也是不同的,对于专业以及方向,了解大概内容即可,如果问得太过细小很有可能出现很多假想困难,进而影响你的判断。这些假想困难,有部分是会存在的,但不是他们告诉你般那么可怕,还有的假想困难根本不会出现。所以你要做的就是知道自己的起点,明确最后的终点,然后怀着好奇心开始你探索的旅程就是了。你不需要知道途中太多的内容,比如可能出现怎样的困难,有没有什么样的捷径等等,它们就像是剧透,让你的探索不再精彩。有句话叫因为一无所知,所以无所畏惧。在路上,每一个困难,每一丝收获,都是一个惊喜。我看过一些名人的演讲,它们的共同点是都提到了要做真实的自己,不要被外界因素所影响。所以我认为这才是人生,也许有些人最后没有到达他们的终点,但是为此他们探索过,努力过,我认为他们就是成功的,因为人生最精彩的部分就在于探索,而不是最后的终点。那些到达了终点的人最怀念的也不是到达了终点的这份荣誉,而是在前往终点路上探索的过程。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了解了路上太多信息的人,他们中一部分因为被告知了太多假想困难而在途中放弃,另一部分靠着前辈的经验走捷径到达了终点。我认为这都不算是真正的成功,即使后一部分人到达了终点。他们是功利主义者,也许他们正在为自己的到达终点所获得的荣誉而洋洋得意,但是同时却失去了最精彩的途中探索。他们将到达终点定义为成功,这真是莫大的悲哀。他们的人生是前辈走过的人生,这也是我不希望自己未来的人生。

  我只愿做我自己,怀着那份盲目的乐观,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我会寻找到自己的理想,我会坚定的走下去,去探索,去发现。至于终点,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仅此而已。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

                                                 于京北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