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赵乡人

花好月圆人长久

 
 
 

日志

 
 
关于我

京西七年,法科硕士。爱家人朋友青山绿水老树纤草,爱古中国诗词音乐家俱园林建筑瘦金体青花瓷红楼梦知堂老人。喜读书爱作文。本博文字未经许可不得用做纸媒使用。联系方式 :mhm042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酸菜.小白米.紫罗兰(原创)  

2010-12-06 19:42:16|  分类: 闲情偶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算是半个东北人,从小就喜欢吃酸菜。

早些年,母亲每年冬天都要渍一大缸酸菜。长大后,我离家在外读书、工作、定居,只要冬天回去,母亲总会做酸菜给我吃,素炒酸菜,酸菜炒肉丝粉条,酸菜加粉条、海带丝、肉丸、豆泡、煮肉汤做的炖锅,酸菜馅饺子……主食是小米饭,最好是小白米饭。我会一口气吃到肚圆为止。那种时候爸妈总怕我撑坏了,总在旁边看着,紧着说,少吃点儿少吃点儿,下顿还有。

酸菜加小白米饭,于我不仅仅是吃食,更是故乡、童年以及和爸妈在一起的日子,意味着温暖、安全和依靠

后来,母亲去世了;再后来,父亲也去世了。不知为什么家里再做酸菜总会烂掉,妹妹就不再做了。

那年冬天父亲去世,办完丧事回京前,我再去相熟的那家粮店,还有附近的一家,人家都告诉我没有小白米了……我从没想过会是这样。我总以为那小店会地久天长地开在那里,那店里也总会有米袋子装满了小白米等着我---父亲在时,总是事先买好了等我回去。那次之后,几次回承我都去看看问问,都是没有。我就死了心,不再问了。

心里就有一种宿命的感觉。觉得酸菜随着母亲走了,小白米随着父亲走了。又一想,随着父母的离去离我而去的,何止这些呢!

今年国庆,我和LIUFENG,还有FENG的发小HOU一起带着各自的爸妈公婆去京郊度假。冯的婆婆是东北人,做的酸菜为家人称道。请教之下,老人家一五一十地教我:大白菜每年上市之后就买来,摆开晾着去水分;下缸时不用清洗把外面的叶子剥去就好;用凉水把专门的腌制盐化开,那水尝着有点儿咸味儿就行;要加些白醋,因为北京的水呈碱性,加白醋中和一下;用石头把菜压好,水要没过码好的白菜。要诀是:不能沾油。我仔细听着,一一记在心里。

还做了其他物质上的准备:公公送我一只小缸,婆婆帮我买好腌制盐,先生买了白菜和白醋,中秋节时我在密云水库附近的河滩上捡了一块大卵石,FENG的先生XU帮我挑的。今天上午FENG告诉我,她婆婆早就腌了酸菜,新年就可以吃了。我赶紧着如法炮制,腌制了我的那缸酸菜。


           酸菜.小白米.紫罗兰(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菜进缸了,我心里就开始期盼着---如果能够腌好,我就这样一年年地腌制下去,就象母亲当初一样;我要把它变成我做主妇的这个家的一部分,也象母亲当初一样。这样子的延续让我觉着母亲还陪着我似地,这是一个念想。

就象父亲去世之后,我掐了几枝他种的紫罗兰,带回北京种到花盆里,心里想着她是“父亲的花儿”。这几天看到那几枝花草中终有一枝长出新芽活了下来,我松了口气。我当她是父亲在以一种特别的方式陪着我,那亦是一种延续。


                         酸菜.小白米.紫罗兰(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从腌酸菜,想到小白米,还有紫罗兰。借用博友飘的话,“冥冥之中我们总会用父母曾经的生活方式来感知他们的存在,感受家的味道。”这亦是我的心里话,道出了我内心深处的所念所想。

博友斯弥亦教我,那图中的花草,不叫紫罗兰,而是紫鸭跖草。感谢她总是教我。记住了。但是想到家里人一直叫她紫罗兰,在这篇文字里,我就估且还唤她做紫罗兰吧。

愿父母在天国里安好。也祝福天下所有的父亲母亲。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晚

                于京北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