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赵乡人

花好月圆人长久

 
 
 

日志

 
 
关于我

京西七年,法科硕士。爱家人朋友青山绿水老树纤草,爱古中国诗词音乐家俱园林建筑瘦金体青花瓷红楼梦知堂老人。喜读书爱作文。本博文字未经许可不得用做纸媒使用。联系方式 :mhm042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梅从江城来(原创)  

2010-12-14 09:40:03|  分类: 闲情偶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从江城来(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小梅从江城武汉来京。

十二日中午,我们同学十人在北苑的纳兰家宴为小梅接风洗尘:在京的六个女生,还有BENYIWUHELEITAN四个男生---瞧我们女生多好呵。

纳兰家宴是一家满族馆子,菜式不错,环境也好。FENG选的地儿,BENYI买单。据说早到的WANG因为不知BENYI来否,点菜时颇费了些踌躇;我中午离家时则让先生给我装钱,一边说着不知道BENYI来不来。“跟BENYI有什么关系?”“BENYI来就他买单,不来我们大家AA制。”“为什么?”“他是班长,又是老大哥。”---先生明白了。FENG则对我的“老大哥”说不认同,“那是你。”

小梅来京,是为了儿子。给儿子送行。他在武汉上大一的儿子新近考取了新加坡的公费留学,正在北京参加出发前的集训,这两天就走。那儿子的妈妈不能忍受别离之痛,留在武汉---来与留,都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呵。据说那儿子挺高兴的,新鲜,好奇,又有同行的同校十几个伙伴儿---那小伙子一定没时间不舍和伤心。

又一想,其实天下的父母儿女间都是这样子吧,特别是做儿女的翅膀刚刚长硬的时候---象二十几年前,我们这拨儿同学不也一样,一心想着往高往远飞吗?这就是轮回。

那儿子要在新加坡呆上十年:四年上学,六年工作。学费、生活费都由新加坡方面出。大家就觉得,小梅真是熬出来了呵。我们班的第一个。“多好呵。工作都有了,这年头儿找工作多难呵。”有人说;“十年!到时候儿媳妇也有啦。”又有人说;“孙子都有啦!”还有人说。小梅就说,“儿子比老子强!”他喝了酒,脸红扑扑地,高兴。我们大家都挺高兴。

后来就聊起这次国庆聚会,同届的谁谁回来了吗,谁谁怎样了---自然都是前女友前男友的---老同学聚在一起,聊东聊西呗。说到现在有一种讲法,“大学同学来聚会,拆散一对儿是一对儿。”一向精辟的WANG进一步分析这话,“咱们同学都四十多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是不会为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离婚的!”全场大笑。WANG就再解释,“就是说,四十多岁的男同学离婚也不会是为了老同学,而是为了年轻的小女生。”接着往下听,原来这话是她先生教她的。

上次聚,WU席上接了个电话。他接电话的那声音,那种小心呵护、怜香惜玉,生怕吓着对方似地。“呵,我开会呢……”,还撒谎。我和WU做了二十多年的同学,第一次见他这样说话,象是另外一个人---善解人意的WANG甚至伸出手指头,“嘘---!”让大家别出声。我们就一齐屏声敛气,一声不出---君子成人之美呵。那晚我和WANGWU的车回家,他又这样来了一回。我就想,WU快结婚了吧!这次聚会这话就问出来了。“你怎么知道的?”他那态度,说不出是认还是不认。我就断言他明年一定结婚。“我要是不结你在这儿请大家吃一顿。”小TAN赶紧插话,“不要为一顿饭耽搁大事---该结还得结。”我心里觉得小TAN说的真好呵。国庆聚会,我和HONGMEI都觉得小谭状态挺好,日子过的舒泰。WU当时就笑呵呵地,说让大家先准备着份子钱。这钱自然是要出的呵---后来WU说,我这样写,他权当“当小说看了。”WU这些年来,身上多了许多温暖的东西。

BENYI就总结说,我们太需要“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啦。大家都这样想呵。

……

         梅从江城来(原创) - 燕赵乡人 - 燕赵乡人
 

然后四个男生先走了,我们六人接着聊,一直聊到吃晚饭的客人来。我们续博客里的话题。WANG说我是个“悲观的浪漫主义者”,她是“乐观的现实主义者”,FENG自认是“乐观的现实主义者”。大家都没异议。WANGYAN是“革命的浪漫主义者”YAN特美特认同,笑呵呵地。WANG可真是透彻呵。我就接着告诉大家,QIU说自己是个“乐观的浪漫主义者”,“我就跟QIU说‘我觉得你不是个浪漫主义者’”---六个人一齐笑起来。LIU说,QIU是一个现实主义者;YAN说,QIU的浪漫主义,是一点点儿。WANG曾在博客里总结说,浪漫主义阵营,有我,还“或许YAN,或许QIU,或许HONGMEI。”看我们大家对秋的评价多一致。我觉着HONGMEI是半现实半浪漫的。写这文字时,SHU怎么想SHU就说,LIUHONG阿姨是个现实主义者。幼小心灵有时也会有些真知灼见吧---LIU对这评语颇认可,“你儿子说的对,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曾经的我把LI送我的贵重礼物退了,换成儿子的奶粉钱。现在才明白点,不能现实得过头。”我就觉得,LIU若多些浪漫主义,LI会爱她更多。

我们又商量了明年春天下江南的事儿。HONGMIN也要参加,WANG也想。这样就从三人变成五人了。这是一个念想。

梅从江城来。我们就这样聚了聊了高兴了。下次再聚。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

          于京北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