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赵乡人

花好月圆人长久

 
 
 

日志

 
 
关于我

京西七年,法科硕士。爱家人朋友青山绿水老树纤草,爱古中国诗词音乐家俱园林建筑瘦金体青花瓷红楼梦知堂老人。喜读书爱作文。本博文字未经许可不得用做纸媒使用。联系方式 :mhm042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看”(原创)  

2010-01-22 19:32:11|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日在读《谈话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6月版)。王安忆与复旦教授张新颖的对话录,谈王安忆的成长经历、创作心得、王安忆眼中的当代作家等等。

 读着很快乐。因为一向喜欢王安忆。喜欢一个作家跟现实生活中喜欢某一个人一样,怎么看都喜欢,一切的一切都好。因为喜欢,阅读的过程就很快乐。很投契的感觉。

 之前买过一本王安忆的《小说家的十三堂课》(上海文艺出版社版)。没有读完,就遗失在家中某一堆书中找不到了。还在找。那是王安忆以复旦中文系主任的身份,在那里给学生开小说写作课的讲义,后来整理出版。我是很用心、很认真地去买去读那本书的,抱着认真学习的态度。这本《谈话录》也是。当然还有许多许多的小说集散文集了---凡是我能买到的。

 《谈话录》的第三章叫“看”。王安忆觉得:一个作家,在关注自己的内心之外,还应该对外边的世界,对客观的一些场景,用心去看。当然,“看”需要心情,自己处境要特别安全。因为青春时代处于“文革”时期,只在看自己、审视自己或者沉浸在自己的苦闷之中,没有怎么看外面。很遗憾。在写作慢慢成为职业之后,就有一种心情了很自觉地去“看”。但是“看”有时候不是那么自觉能做到的,它属于那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王安忆还谈了鲁迅的“看”和沈从文的“看”,站在哪里看作品里的人物等等。总之作家都很重视“看”。接着就说到了汪曾祺。说汪曾祺被打成“右派”之后有人问他,你成了右派你的情绪还好呵,你也没怎么消沉呵。汪曾祺就说,“你叫我怎么样?叫、哭、闹、上吊、自杀?那算什么,我还不如活着,看看,看看生活。”

 读到这里我就特别特别地感慨。就想着,那种“看”是有意义的,有意思的。许多许多的作品,因为有了那些“看”,才能够很扎实很好看。然后,就是关于汪曾祺。从八六年夏天在北大三角地买到那本《晚饭花》集开始,我几乎搜罗到了他全部的作品,包括他的自选集以及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的那套《汪曾祺全集》---那是从海淀图书城的中国书店里搜罗出来的。见到那套书时的喜悦,至今记得。说起来,是汪曾祺和他的书陪伴着我,度过青涩的大学时光,工作之初形单影只的寒凉黯淡,以及那些不如意的十之八九的人生时光。他们让我觉得心里好过许多,不再觉得周遭那么不如意。想来,就是汪曾祺那种对于劳动和享受,很日常的很家常的,那种尊重、那种“看”、那种平淡亲切地写来,抚慰了我吧。这也是一种缘份。

 然后我就想,我也可以学习着这样自觉地去“看”呵。也能看到很多有趣的事物吧。不要再那么关注自己的内心。或者说,在关注自己的内心之外,去“看”。将来怎样再说呵。

 又想起来,最近在单位食堂里和一位老大哥共进早餐。聊起年底的诸多变动,这个那个的,这位己过三十年工龄的老大哥就说,“那重要么?最要紧的是身体要好。只要活着,什么都能看到。”我肃然起敬。就想着这话说的真好呵,这哪象是在餐桌上聊出来的话呢。

 那就去“看”吧。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二日

                                                    于京北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